• <legend id="dpemu"><i id="dpemu"></i></legend>

    1. <optgroup id="dpemu"><li id="dpemu"><source id="dpemu"></source></li></optgroup>

      賦得古原草送別賞析


        白居易詩歌鑒賞,唐詩鑒賞,中國古代詩歌鑒賞   這是一首送別詩,語詞工整優美,情真意摯,為流傳千古的佳作。賦得:凡是指定、限定的詩題,例在題目上加“賦得”二字,唐以后成為科舉試士詩的一體。所送別的是一個出門遠行的友人。送別的時間是仲春二月的一個晴和的日子。當送別來到郊野的時候,但見一片荒芳草萋萋,遍野碧綠。這正好觸動詩人的離別情懷,于是眼前景、離別情融為一體,寫出了這首送別的詩篇。   傳說白居易十六歲時自江南赴長安(即今天的西安)應試舉人,拿著自己的詩作去拜謁當時的大名士顧況。顧看了他的姓名,笑說:“長安米價正貴,在這里居住可不太容易啊!”等到展開白居易的詩作,讀到這首《古原草》,不由得贊嘆道:“能做出這樣的詩語,居亦易矣!”白居易自此名聲大振(見張固《幽閑鼓吹》)。   唐人的詠物詩,往往到最后一句才能見出詩人的本意。白居易一貫主張作詩要通俗易懂,但也有一些詩作巧妙使用隱喻的手法。《古原草》這首詩題目中有“送別”二字,可見是一首送別友人的詩篇。而通篇句句都在寫草,實是借草取喻,以草木之茂盛表現友人之間依依惜別時的綿綿情誼。情深意切,所喻尤為巧妙,不愧為白居易的成名作。   起句實賦草字,在一望無際的古老郊野上,草木繁茂,年復一年,伴隨著春夏秋冬的季節變化,枯榮往復。這兩句平直抒寫,看似無奇,實則揭示了那片古老草原上草木繁榮和枯敗不斷交易的自然規律。而以“離離”二字冠于句首,則給人造成一種春草繁茂的印象。《詩經王風黍離》:“彼黍離離,彼稷之苗。”張衡《西京賦》:“神木靈草,朱實離離。”“離離”是用來描摹果實累累,枝繁葉茂的景象。因此,“ 離離原上草,一歲一枯榮”二句的重點在“榮”, 而不在“枯”。這就為下面的兩句“野火燒不盡,春風吹又生”埋下伏筆。此二句是此詩中的千古佳句,不僅展示了草木的頑強生命力,而且揭示了大自然生生不息的客觀規律,同時也暗喻人在逆境中頑強拼搏,奮勇抗爭的精神。   “遠芳侵古道,晴翠接荒城”這兩句渲染春草的茂盛、原野的闊大及春光的和煦。“古道”、“荒城”緊扣題中“ 古原”,以人世的興衰與自然界的勃發的生命力作對照,以“侵”、接”二字刻繪春草蔓延、綠野天際的景象,傳神寫照,可謂善于體物。末句由草關合人事,遠送王孫。王孫借指詩人的朋友。用春草之繁茂比喻別離之情,是古詩中的傳統。《楚辭招隱士》有“王孫游兮不歸,春草生兮萋萋”的句子。江淹《別賦》中也有“春草碧色,春水綠波,送君南浦,傷如之何!”到白居易則極盡描繪春草繁盛之能事,而結句用“又送王孫去,萋萋滿別情”,把友人間無影無形的依依惜別之情化為具體可感的形象,語語如在目前,魂銷黯黯,不勝其苦。   這首詩通過古原草的描寫,表現了詩人對生活的樂觀精神和對友人的惜別深情。情調昂揚,使人讀了胸懷開朗,積極樂觀向上,不象一般送別之作寫得那樣惆悵,使人讀了傷感。   這是一首五言律詩,全詩八句,前六句都是寫春草,贊頌它的生長不息的旺盛生機,后兩句才點出送別;寫春草的筆墨多,寫送別的筆墨很少。粗略一讀,似乎是一首贊頌春草的詠物詩,但只要仔細體會一下,便不難知道:詩人只是借春草托寓,贊頌春草的生長不息的旺盛生機,也就是以此來聯系到人的堅毅頑強精神,從而更好地突出送別之情的。寫送別雖僅兩句,卻有畫龍點睛之妙。   全詩語言精煉,鍛字煉句甚工,特別是“野火”、春風”兩句,語精意深,富于哲理,成為人們傳誦的名詞。   自河南經亂,關內阻饑,兄弟離散,各在一處。因望月有感,聊書所懷,寄上浮梁大兄、于潛七兄、烏江十五兄,兼示符離及下邽弟妹

      白居易的其它詩歌

      电影在线观看